黄浦江资本赵博文:风口易逝,价值永存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8-24 08:54:13

近年来,电子商务、移动出行、新零售、在线教育、O2O、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5G、VR/AR、物联网、社区团购、半导体、芯片、医药健康、AI、物联网、新能源、智能汽车、餐饮连锁等投资风口不断涌现。

近年来,电子商务、移动出行、新零售、在线教育、O2O、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5G、VR/AR、物联网、社区团购、半导体、芯片、医药健康、AI、物联网、新能源、智能汽车、餐饮连锁等投资风口不断涌现。


这些风口是如何产生、发展的?如何踏准市场节奏?如何做科技投资?面对多变的市场,投资者如何才能基业长青呢?


融资中国为此专访了黄浦江资本创始合伙人赵博文女士,请她分享对这些问题的见解。赵博文女士管理的黄浦江资本投资了一众行业龙头项目:澜起科技、屹唐半导体、地平线、Grail、药明康德、北海康成、拼多多、Farfetch(发发奇)、腾讯音乐、Spotify、ClassPass、Flexport、Skyscanner(天巡网)、Terrafugia、Airbnb(爱彼迎)、Uber(优步)、超级猩猩、分众传媒等。


赵博文女士精华观点摘录:


 创业者和资本所借力的风口是由植根于人类基因的需求、产业发展的客观进程、经济环境、经济规律、自身禀赋等因素有机结合形成的市场机会。

 和平年代中经济只能持续增长才能维系社会稳定,社会资源最应该配置在关键技术突破、应用上。

 技术的突破越来越需要资金、人才、时间等资源的大量投入,这就导致只有实力强大的玩家才能参与和分享收益,因此资源的集中是必然的。

 一级市场集中度明显提高使得头部资本影响趋势、影响风口的力量越来越强,甚至可以利用各种资源创造风口。

 资本创造的风口的生命太过短暂,而对真正满足消费者正面需求、创造社会价值事业的投资的生命是永恒的。

 创业、投资的机会都存在于趋势的变化中,各力量链条传动在时刻发生着,越了解这些矢量和传导系统,就能越踏准节奏、与趋势共舞。

 疫情后,产业互联网发展迅速,我们现在有在看一些云计算、AI领域好的项目。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AI、元宇宙等是互联网的高级业态,空间很大。

 长跨度的预测未来都会失真,而且对投资无益。对我们来说,一般思考3年内的市场,能退的项目就退出了。

 芯片、医药、消费赛道虽长,但泡沫不会永远存在。市场对企业/项目的评判标准会逐渐抬高,会走过市梦率、市销率、市盈率这估值三阶段,估值逐渐下降,回报也逐渐平庸。

 成功是意志、实力、物件/资源的有机结合。

 投资科技公司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是不是有社会价值、行业是不是有规模经济、商业模式如何、技术/产品/服务行不行、团队行不行、行业地位如何、能不能拿到份额、估值如何。

 投资机构基业长青的“道”是对科学技术的产生和转化有促进作用,助力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法”是在变化的环境中不断找到自己适合的生态位,深耕相对优势,建立事业护城河;“术”是打造有效数据和算法领先的AI。


以下为专访实录:


融中财经:回顾过去,移动出行、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社区团购、食品饮料等风口背后都有资本的身影,风口是如何形成的?资本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赵博文:风口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总是压着相同的韵脚。风口的产生是植根于一系列商业底层元素的,其发展是植根于一系列商业链条的。消费者、创业者、市场、政府、各生产要素、媒体等都是趋势的创造者、参与者,其中最活跃的是创业者和资本。创业者和资本所借力的是由植根于人类基因的需求、产业发展的客观进程、经济环境、经济规律、自身禀赋等因素有机结合形成的市场机会。


人类的基因设置就是对刺激反应边际递减的,欲望刚性增长,和平年代中经济只能持续增长才能维系社会稳定,技术是唯一堪当此大任的生产要素。目前,发达国家的科技进步贡献率达80%以上,中国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已达60%。而技术的突破越来越需要资金、人才、时间等资源的大量投入,这就导致只有实力强大的玩家才能参与和分享收益,因此资源的集中是必然的。人类社会大部分行业/产业内生的技术发展都极其缓慢,十分依赖于其他行业/产业的正外部性,其生产力相对于社会整体生产力的贡献极低,几乎长期处于“收租”状态。在人类历史上的几次科技革命中,几项关键的技术突破就将人类带入现代生活。这种技术突破、应用带来的价值巨大,正外部性巨大,社会资源最应该配置在这方面。


2015年以来,中国中低端产业产能过剩,产业升级迫在眉睫。近年来,随着市场的竞争、LP的成熟、监管收紧等原因,一级市场集中度明显提高。这就使得头部资本影响趋势、影响风口的力量越来越强,甚至可以利用各种资源创造风口。做得好,就是积极有为,利国利民;做不好,就是兴风作浪,一地鸡毛。


资本创造的风口的生命太过短暂,甚至伴随着监管越来越积极有为、精准、高效和一级股权投资市场越来越成熟会逐渐消逝,而对真正满足消费者正面需求、创造社会价值事业的投资的生命是永恒的。一级股权投资市场将逐渐正本清源,终回归价值创造的本质。

融中财经:近日以互联网为主的中概股暴跌震惊市场,而您曾经投资拼多多、Farfetch收益数倍,为何2018年以后再也没有投互联网项目?您以后还会投资互联网项目吗?

赵博文:创业、投资的机会都存在于趋势的变化中。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趋势的各种力量链条传动在时刻发生着,越了解这些矢量和传导系统,就能越踏准节奏、与趋势共舞。


互联网技术是二战的遗产,传导至中国后,逐渐发展出移动互联网盛世,随之成熟过剩。互联网产业对生产力发展、社会发展的贡献越来越少了,如果继续攫取大量资源,政府、媒体、人民群众等观者的态度就会有变化,最终酿成今日互联网行业的政策变化、社会舆论转向、估值剧变的后果。


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好做生意、好投资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系列事件勾勒出了一个清晰的曲线,从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用户网上冲浪时间见顶、双马相继转向产业互联网到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新零售等互联网风口的明星企业成为资本杀手、孙正义走下神坛等等,移动互联网推动经济增长的故事走到了尾声,而产业互联网还太过青涩。


疫情后,产业互联网发展迅速,我们现在有在看一些云计算、AI领域好的项目。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AI、元宇宙等是互联网的高级业态,空间很大。


融中财经:芯片、医药、消费看起来是很长很长的赛道,这三个投资风口会如何演变?现在、接下来的风口在哪里?


赵博文:长跨度的预测未来都会失真,而且对投资无益。对我们来说,一般思考3年内的市场,能退的项目就退出了。


芯片、医药、消费赛道虽长,但泡沫不会永远存在。可以预见的是10年内,这三个风口的估值是趋向下降的。一方面,随着金融市场不断开放、注册制改革、人民币国际化的提高,投资产品将持续丰富,头部项目夏普比率将趋向平庸;另一方面市场对企业/项目的评判标准也逐渐更高,会走过市梦率、市销率、市盈率这估值三阶段,估值逐渐下降,回报也逐渐平庸。


风口一定是植根于底层商业逻辑和消费者需求的,这是风口制造者的抓手,健康、美丽、快乐、自我实现等方面需求持续存在。


同时,大的风口又是植根于科技突破的。目前来看,ICT产品、医疗、ICT服务、智能汽车这几个领域是创新的高地,资源持续大量涌入,提供给市场大量的风口。

融中财经:黄浦江资本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坚持的变与不变是什么?

赵博文:所有生命成功的诀窍都是根据自己的禀赋,在身处的环境中找到自己适合的生存发展模式,管理风险,优化回报,并与时俱进的进化。每个人都是受所在时空环境限制的,几乎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所处的环境做出对应的最优解,但时空扩展后,最优解甚至会演变成谬误。


我很认同王安石的一段话:“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王安石这是在说:成功是意志、实力、物件/资源的有机结合。


投资需要比拼意志,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坚持“正心正念负责靠谱的去做人、做事、做投资、做真正的产业赋能者,从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攫取回报”的价值观。我们投资的项目都是为社会创造大量价值的行业龙头公司。这些投资案例鉴证了被投企业对我们的认可,有幸一起同行,一起为这个社会做些有价值的事情,不负我们所拥有的资源赋予的社会责任。黄浦江资本成立以来创造了超过35%的IRR,90%以上投资均实现上市或并购退出,且平均3至4年完成整体退出。这个成绩,是被投公司客户、被投公司、我们自己、LP、各合作伙伴一起创造的,也是市场和社会给予的认可。


投资需要比拼实力,我们不断革新自己,不断学习、提高、进化,与时俱进。提高投决和投后赋能实力是我们提升业务水平和公司竞争力的两个重要抓手。我们专注于在C轮到Pre-IPO和基石投资阶段投资细分行业的龙头公司,“贵中选优”非常考验对行业的研究深度和投资水平。我们始终认为对LP、被投企业乃至地方政府的赋能能力正是我们获得众多独角兽企业青睐的核心原因。未来我们将不断强化自己的这个核心竞争力,针对各方的实际需求或痛点,为LP、被投企业乃至地方政府深度赋能。


投资需要比拼资源,资源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人,情义无价。我们始终如一经营维护好被投公司、员工、LP、合作伙伴关系,也始终如一的进行广结良缘的资源拓展。我们LP复投率几乎达到了100%,未来我们也将源源不断的给LP带来价值。

融中财经:黄浦江资本长期重点投资科技领域,您觉得投资科技公司最重要的是看什么?

赵博文:PE和VC的投资逻辑完全不同。后者多姿多彩,很容易出名人、金句、方法论,而前者是比较单调的。


在PE投资的阶段,项目的产品、营收的数据都出来了,容易判断好坏,同行也都知道市场上各项目的好坏。科技公司普遍具有规模经济,龙头的份额很集中。大家都明白哪个是好项目了,就开始拼资源拿额度了。


投资科技公司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是不是有社会价值、行业是不是有规模经济、商业模式如何、技术/产品/服务行不行、团队行不行、行业地位如何、能不能拿到份额、估值如何。好的项目不缺LP。


融中财经:黄浦江资本投资了澜起科技、屹唐半导体、地平线这些优秀的公司,您投资集成电路领域的逻辑是什么?


赵博文:我们投TMT、医疗健康、硬科技、新能源,都是我们投资具有规模经济行业内的细分行业龙头公司策略的延续。


对龙头企业来说,唯一限制其成长空间的,只有市场本身的大小。


我们在半导体领域内的投资集中于先进制程、关键设备、第三代半导体材料、高端IC设计和先进封装四大方向。

融中财经:黄浦江资本此次启动的盲池基金有什么特点?

赵博文:第一,注重投资医药项目。医药领域的投资机会在产品未上市之前,前后的估值差距在几倍左右,一旦产品得到验证,由于市场是大概确定的,估值就没有多少增长空间了。盲池基金就可以用投资组合对冲医药公司的风险,攫取风险回报。


第二,专注创造更多价值。人的一生,赚钱容易,做出一番事业难。当你低中端需求层次逐渐满足,当你拥有了巨大的资源、能量,当你明晓那些善恶悲欢,那你只有“承担起社会责任,为这个世界创造更多价值,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一点”这一条阳关大道了。迄今为止,我们做的还不错:创造了平均35%以上的IRR,90%以上投资均已实现上市或并购退出,平均3-4年收回投资本金。


第三,我们的盲池基金并不盲池,Pipeline的储备项目都是明确的。这些好项目普遍处于Preipo融资阶段,投资窗口期很短。我们可以一起投很多个项目,比以前流程更简洁。

融中财经:市场永远在变化,您觉得什么样的投资机构才可以基业长青?

赵博文:中国人讲策略有“道法术”三个纬度:


我认为投资机构基业长青的“道”是对科学技术的产生和转化有促进作用,助力先进生产力的发展。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的使命就是把资金投入这些好企业,和其同呼吸共命运,从助力其成长中攫取回报。


我认为投资机构基业长青的“法”是在变化的环境中不断找到自己适合的生态位,深耕相对优势,建立事业护城河。自然界是人类发展的重要灵感源泉,所有现存生物都是进化的成功者,观察各种类古生物兴亡你会有很多投资方面的感悟。


我认为投资机构基业长青的“术”是打造有效数据和算法领先的AI。人的大脑的输入、存储、计算、提取都是存在物理瓶颈的,未来一定是AI替代投资人,二级市场已经是这样了,一级市场的信息化相较落后很多,但这一天也会到来,这意味着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机构将会非常集中。


相关推荐